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井冈山门票 >> 正文

和女主播同居的王者少年118

日期:2019-10-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和女主播同居的王者少年118

第两百三十五章 现在的无敌

S5的世界总决赛结束了。


来自韩国OGN赛区的SSK战队击败北美Season战队,成功卫冕,夺得二连冠。


但比赛虽然结束,可今夜的世界职业电竞圈却注定无眠。


因为SSK战队在最终决赛上所展现出的那份强大到令人心悸的完美实力。


也因为从李道宰到韩世昊的韩国职业电竞的荣耀传承、那份冠以了“F”之名的辉煌的延续。


这一夜,世界上各大职业赛区的顶尖战队和顶尖职业选手们,心情都不会平静。


台北,刺杀者战队训练基地内。


电脑屏幕前的念十三把前面几场专门录制下来的总决赛BO5的四场比赛录像视频重新快进着又看了一遍,绞尽脑汁地研究那SSK战队打野Mafa的打法套路,最终恼火地一摔鼠标:


“干!”


“强成这样,还怎么玩?”


“SSK是开挂了吧混蛋!”


“干干干!!”


这位公认的台湾赛区第一打野、世界七王之一的刺杀者战队打野队长习惯性地爆着粗口,但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去承认、反复几次看完SSK战队的比赛录像之后,他的右手微微有些发抖。


那是下意识的颤栗。


是切身体会到对手那份无可阻挡的强大恐怖之后、心中忍不住生出的畏惧感。


……


欧洲,Legend战队俱乐部。


训练室里的战队几位队员齐聚,沉默而安静地看完了BO5决战的四场比赛。


当看到最后一场比赛中,SSK战队以一种近乎摧枯拉朽的气势轻易将Season战队击溃的时候,Legend战队的打野队员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喃喃:


“好、好强——”


被公认最有机会冲击“世界七王”头衔的上单队员Demon沉默,半晌出声:


“他们的上单也很可怕。”


“团战的意识……比我要强。”


光是这样的一句评价,就已经足够分量。


世人对SSK战队所最为熟悉的,是那中单的四皇之首韩世昊、和七王之一的打野Mafa,但实际上在这两人的光芒之下,SSK战队的其他三人……


其实同样没有任何一人会是弱者。


身为战队中单队长的Phoenix同样默然。


目光落在电脑屏幕的画面上,这位四皇排行第三的欧洲最强法王终于还是发出一声轻叹:


“现在的SSK……”


“就是无敌的。”


“无人能挡。”


……


“无解。”


中国,上海,God-上帝之手战队俱乐部。


训练基地里,看着电脑屏幕上刚刚播放结束的总决赛BO5第三场的比赛录像视频,拂晓辰星给出了这样简单两个字的评价。


不止是说在这场比赛录像当中SSK战队中单狐狸和打野盲僧的套路组合。


更是在指SSK战队现如今的实力。


就是“无解”。


一旁的夜歌有些自嘲地笑起来:


“就算是Season的话……我们国服LPL,也没有哪支战队能够应付得了这支Autumn带领的队伍吧?”


这句话,说穿的才是最令人黯然的残酷现实。


因为的确,哪怕是在BO5决赛上被SSK战队3比1淘汰的北美Season战队,那份强横的实力也同样不是目前国服LPL战队所能够比拟的。


连公认国服最强的God战队都自认不如,更别提其他几支LPL队伍。


而如果连Season战队都是国服职业战队要仰视的巨人,那么实力更在Season战队之上的韩国SSK战队,无异于一座巍峨的大山。


那不是简单在个人操作实力方面的强,否则Season战队未必比SSK战队差上太多。


那是全方位的强,从教练的战术布置到选手个人的英雄池深浅再到队员之间的配合默契,SSK战队所展现出来的是足够令对手绝望的完美和无懈可击。


夜歌的心情也变得有些糟糕。


今天晚上的时候他还先看的沪上十六校联赛的决赛直播,那时候他还为决赛直播上两边高中队伍的几个选手展现出的实力而感到欣赏,但现在……


真的等到他们国服电竞新一代的年轻选手起来,又还需要多久呢?


他们国服职业电竞的崛起,又还需要继续忍耐多久的时间?


甚至——


“那一天真的会到来吗。”


夜歌苦笑着问自家的中单队友。


拂晓辰星默然,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点头:


“会来的。”


……


凌晨一点多,十三高电竞社战队的众人一块儿出了网咖、找了个夜宵烧烤摊坐下来吃庆功宴。


说是吃庆功宴,但因为今晚看到了那韩国SSK战队的恐怖统治实力和发挥表现,也让战队众人的心情稍稍变得没有那么兴致高涨了。


毕竟,和S5世界总决赛相比,沪上十六校联赛也只不过是他们这些高中生的小打小闹。


十六校联赛拿了冠军哈尔滨能够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又如何?


连他们国服LPL的一线职业战队,都在四强赛就被韩国的SSK战队3比0淘汰。


那么,他们这点小小的成绩又有什么可值得高兴和得意的呢?


“如果Season战队能赢的话……我宁愿咱们战队没拿到十六校联赛冠军都行啊——”


欧阳这样唉声叹气。


一旁的任柔没好气白眼:


“这话说的,能不能有点追求?至少也得是我们国服LPL队伍拿到总决赛冠军作为交换条件还差不多吧?”


欧阳郁闷:


“反正不管谁赢谁拿总冠军,都比让SSK战队卫冕二连冠要好啊……”


杨帆感慨:“SSK现在是真的强,连Season战队居然都不是对手,那现在世界上还有哪支队伍能和SSK较量过招几下的?”


坐在旁边的包子捧着罐果汁汽水喝了一口,然后摇头:


“其实Season战队会输也是情理之中的。”


“SSK的强,是强在了各方面都无懈可击,尤其是五个正式上场队员的英雄池都太深了,Season战队这边从ban选开始就天生处在劣势,怎么针对都没有用。”


“但是反过来就不一样,Season战队除了Autumn之外,其他四个人的英雄池、特别是他们的上单和打野,有点浅了,很容易会被针对成功。”


“那么输掉比赛也是必然的。”


听着安欣的分析,电竞社战队众人都不由得赞同点头。


沈泽有些苦闷地喝了一大口雪碧:


“那现在的SSK,不就真的是无敌了吗?”


“五个位置的队员英雄池都那么深,还有一个四皇加一个七王,再算上他们那种夸张的教练阵容……”


“怎么会有这么逆天的一支队伍啊——”


林枫在旁边自顾自埋头吃着烧烤、没有参与讨论。


但听到了沈泽这一句牢骚般的抱怨的时候,他的动作顿住了一下。


这样逆天的队伍……吗?


当年,他们国服也存在过这样的队伍的。


在那个遥远的S1赛季,当时他所在的那支战队——


中单的他。


上单的胖子。


打野的十一。


还有下路的那两位队友同伴。


如果再算上包子的战术安排布置,那么当年的他们同样丝毫不会比现如今的SSK战队来得逊色。


在那个时代……


他们。


本该是世界最强。

第两百三十六章 我答应了

林枫埋头吃着烧烤,但思绪早就已经飘到了遥远的当年。


一旁的安欣看了林枫一眼,眼中流转着复杂的光芒,同样没有说话。


但她知道林枫现在正在想些什么。


因为……


她的思绪也被沈泽的这一句话给牵动了。


当年,林枫的中单、田天的上单、十一的打野还有下路ADC辅助的那两位,加在一起,的的确确就组成了整个S1赛季的世界职业电竞圈内最强的战队。


每一个位置上的成员,不能说都是世界最强,但也至少是最出类拔萃的顶尖几人之一。


而由那样的五人所组成的战队,当之无愧堪称无敌。


可惜,不是绝对的无敌。


当初的S1总决赛,最终同韩国战队的那一轮BO5决战,两边的交手队伍在实力方面几乎是不相上下,而那个年代的比赛并没有太多的战术,纯粹拼得也就是一个选手的个人实力和团队的配合默契。


最终BO5以2比3输掉决赛,在安欣看来,那时的林枫几人仅仅只是欠缺了一点的运气。


实力,并不输人。


可“运气”二字,放在当年却依旧显得那样冰冷而残酷。


仅仅只是毫厘之差,便是冠军与亚军的悬殊差别。


是同电竞至高王座擦身而过的抱憾。


安欣的思绪也不禁微微有些恍惚:


那个年代,虽然只是国服LOL电竞刚刚兴起的时候,但却也是国服LOL电竞最好的时代。


再看看现如今的S5赛季,看看国服LPL赛区三支队伍在总决赛上的成绩和那韩国SSK战队的恐怖统治力,的确不得不让人黯然神伤。


所以就如同无数国服职业电竞人所为之沉重的那样——


他们国服的职业电竞战队,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再次重新崛起呢?


……


“不会太久的。”


突然间,林枫停住了埋头吃烧烤的动作,抬头这样认真地说了一句。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中跳动燃烧着的是无比凛冽的火焰:


“很快很快——”

<北京军海医院好不br />

“国服会崛起的!”


欧阳还在叹气:“哎枫子你这话说得倒是信心够足的,可问题是怎么崛起啊?咱们国服现在也就这么几支拿得出手的LPL队伍,在总决赛上的成绩你也看到了啊……”


而这时,一旁的安欣却突然微微笑起来: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会没有啊。”


“不是么?”


欧阳愣神:“包子你是说那些LPL之外的其他职业战队?我靠LSPL那些队伍不是更拿不出手吗。”


安欣笑吟吟回了一句:“谁说是现在LSPL的队伍了?”


电竞社战队其他几人也听得一头雾水:


不是LPL、也不是LSPL,那还能有什么队伍是值得期待和希望的?


然后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


林枫拿纸巾擦了擦嘴巴,然后用力拍拍胸脯:


“还有我嘛!”


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


“我可是要重组战队的啊!——”


语气信心满满、斗志十足。


所有人傻眼。


“靠槽点太多了……我想想先吐槽哪个啊……”欧阳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然后抬头斜眼看林枫:“枫子你什么时候组过职业战队啊》哪儿来什么‘重组’的说法?”


林枫嘿嘿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手一挥:


“哦这不重要!”


“反正,以后我是一定要拿到世界总冠军的!”


一旁,只有唐冰瑶和安欣两人知道林枫这番话的真实性,也听得出其中所蕴含的强烈斗志与信心。


唐冰瑶抿了抿嘴,小脸上露出认真思索的神情。


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


……


吃过夜宵,时间差不多也快接近凌晨三点了。


电竞社战队众人看了看时间,结了账之后也就起身相互告别准备离开。


“包子你晚上去不去我那儿啊?”


林枫抬头看向安欣问了一句。


安欣笑:“干嘛?又想我去做客啊?”


林枫相当干脆地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得:


“一点都不想。”


“你去了我又要睡沙发!”


哦?


电竞社战队众人的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这八卦好像有点劲爆?


但安欣却也没有让众人继续听八卦满足好奇心的打算,笑眯眯回答:


“是啊,看在今晚你这么辛苦的份上、就让你待自己床上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好了。”


“我的话打个车就回家啦~”


“哦好,”林枫了然点头,然后转头就招呼唐冰瑶:“糖糖那我们顺路一起回去!”


唐冰瑶呆了一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迟疑地点了点小脑袋:


“好……”


旁边的欧阳和刘越两人脑袋凑到了一块儿小声讨论:


“哎,枫子这左拥右抱的也太舒服了点吧。”


“是啊包子姐一走、枫哥转头就招呼糖糖姐一块儿回家,身边永远不缺妹子啊……”


“而且特么的还都是美女!妈蛋枫子这家伙怎么桃花就这么好!”


“也不知道枫哥到底喜欢哪个——”


话音未落,走过来的任柔就“邦邦”两下给欧阳、刘越两人不客气地分别来了一记爆栗:


“瞎说些什么呢?”


“说这么大声,你们让包子听见了试试看?”


两人被任柔这么一提醒,想到包子那招牌式的“和善”笑容,顿时也是齐刷刷打了个冷战:


有、有道理……青海治疗癫痫的药物>


……


冬夜的凌晨三点,夜色依旧昏沉如墨。


空气中的寒意一点点在街道上弥漫看来,伴随着淡淡的白色雾气,让街道两边的昏黄路灯光都被渲染得更加朦胧。


林枫和唐冰瑶两人在路上走着。


依旧是一前一后。


走在前面的唐冰瑶戴着副保暖的毛线手套依旧觉得有些冷意,把双手插在了衣服两边的口袋里,继续低着头认真专注地踩着格子往前走。


因为没有双手作为平衡,整个人就显得晃晃悠悠地有些不稳,但她依旧乐此不疲。


虽然没有回头看,可是唐冰瑶知道林枫就在自己身后、大概正在边走边发呆,所以她的心情就十分的安宁平静、带着点开心。


这样的感觉……


很熟悉。


也很好。


其实现在的唐冰瑶已经想开了一些事情。


有些小情感,对于毫无经验的她来说处理起来真的太难了。


可是处处纠结、又实在不是她所喜欢的做法。


那么,索性就先努力不去想。


不要去苦恼那么多、也不要去纠结那么多,一切该怎么样,就让时间慢慢地来告诉她答案。


因为哪怕只是现在这样,就已经让她觉得很好了。


突然间,唐冰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林枫:


“你接下来是不是还打算要重组战队?”


“诶?”林枫刚在走神,然后反应过来,理所当然点头:“哦对啊,当然了!”


唐冰瑶明白似得点了点头,然后咬咬嘴唇,仿佛下定决心一般:


“之前你问我的,我答应了。”


神经大条得完全还处在状况外的林枫满头雾水:


“我问你什么了啊?”


然后他总算反应过来,恍然:


“哦哦,是当我们战队ADC对吧?”


唐冰瑶无比认真地点头:


“嗯。”


林枫摸了摸下巴,皱眉头想了半天,突然又纳闷冒出一句:


“你不早就是我战队的ADC了吗?”


嗯?


唐冰瑶萌萌地呆了一下,下意识歪了歪头,然后一下子抗议:


“才没有‘早就’!”


“哦这样啊……”林枫恍然,然后满不在乎挥挥手:“一样的一样的~不用在乎那些细节!”


“……”


额角微微冒黑线。


唐冰瑶深呼吸了一口气,难得也生出一点想要打林枫一顿的**。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丢魂失魄网 | 深圳沙县小吃转让 | 民国青花瓷 | 洛克王国换技能 | 中兴视频播放器 | 倚天网页游戏 | 申鑫老板徐国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