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杉原杏里 >> 正文

后英雄联盟时代(十一)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后英雄联盟时代(十一)

第十七章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洒在弗雷尔卓德银装素裹的大地上的时候,蛮人和诺克萨斯人的联军翻过了第三座雪山。出现在逆命面前的是一个宏大气派的蛮族人村落。高大的木栅门上布满了锋锐的木刺,门的最上方,是弗雷尔卓德战刀与箭袋交错的图腾纹章。
  这个村落坐落在两座雪山之间,巨大的山谷中。这很危险。逆命想,如果被敌人占据两边高山,堵住山谷两侧,只须一阵乱箭就可以将蛮人尽数坑杀。但再次抬眼的时候,逆命立即就推翻了自己的看法。在空中,无数只训练有素的猎鹰自由翱翔,充当着天然的侦察兵。
  可宏伟的大门口,却站着一个诺克萨斯的将军。
  雪地马靴一尘不染。与德莱厄斯相似的盔甲上镶着三排金光闪闪的勋章。梳理过的头发梳在背后,唇上的胡须也经过精心打理。诺克萨斯将军齐昂背着双手,看上去油光粉面,与他的盔甲格格不入。
  逆命确定他听到安卓米尔低声咒骂了一个F打头的词汇。蛮族队伍里骚动起来。
  “啊~我猜你一定是安卓米尔。”看到队伍接近,齐昂用手中的马鞭拍打着小腿,大踏步地走上前来,“我听酋长介绍过——那是怎么回事?我的士兵为什么不跟上来?”
  “根据蛮族的规矩
,村落只有蛮人可以进入。”安卓米尔咬牙切齿地说,故意咬重“只有”这个词。
  “那是过时的老规矩了。如果你的视力和你的身高成正比的话,你就会发现我就在你们这个所谓的村落里。”齐昂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对着诺克萨斯部队喊了起来,“所有诺克萨斯士兵,到我这里集合!立刻!”
  “你——!”库雷米尔举起战斧,正要动粗,却被安卓米尔拦了下来。齐昂的眼睛眯了起来,审视着安卓米尔和库雷米尔:“你的做法是对的,安卓米尔先生。我希望你的朋友能和你一样搞清楚状况……嗯,我是说目前的状况。”
  “妈的你说什么?!”库雷米尔一把推开了安卓米尔,像蛮牛一样冲了过去,手中巨斧高高扬起,然后——
  “——库雷米尔,住手!!”
  一个铿锵的女声响起,库雷米尔双手高举战斧,停住了。
  纵使蛮族女子皮肤偏黑,并且身高体型也比文明社会的女孩子要高大强壮一些,但逆命仍旧忍不住注意到这个女子极其美丽。比起浓妆淡抹的大小姐们,蛮族油彩随意勾勒出的自然豪放反倒更适合这个女孩子。当然,能让逆命觉得极其美丽的女子,身材自然也是一流的。
  “啊~塞西莉亚小姐~!”齐昂走上前去,“很高兴看到你~!”
  塞西莉亚像没看到齐昂一样从他身边走过,走到了安卓米尔跟前:“毕加索带来的信息我已经汇报给了酋长,她要见你们。”
  “什么?”齐昂不合时宜地插了进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我说错了你可以纠正——你们获得了一些成果,但却没有告诉我?”
  没人理他。
  “好吧……好吧……”齐昂看上去火气上来了,“萨拉诺尔!”
  “到!”诺克萨斯部队长打了个立正,然后小跑上来。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齐昂盛气凌人地看了塞西莉亚和安卓米尔一眼,“完完整整一字不漏地告诉我!”
  砰。库雷米尔的巨斧重重砸在了地上,迫使齐昂和萨拉诺尔各自后跳了一步闪躲。
  “该死的蛮子!你——”齐昂高高扬起手中的马鞭,正要抽下去,却发现握着斧子针锋相对地瞪着齐昂的不是库雷米尔,而是塞西莉亚。
  一时定格,诺克萨斯和蛮族都愣在那里看着塞西莉亚,连齐昂都目瞪口呆,库雷米尔更是傻傻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好像根本没搞清楚斧子什么时候跑到了塞西莉亚手里。
  “别太过分,齐昂将军。”塞西莉亚冷冷地说,“蛮族人也不是好惹的。而且你要搞清楚,比起外来的蛮族,我们是世世代代生长在弗雷尔卓德的蛮族人,我们的酋长是阿瓦罗萨的直系后代。惹毛了我们,诺克萨斯绝不会有任何好处。”
  不是泰达米尔的部下。逆命从短短一句话中获得了重要的情报。塞西莉亚说他们不是外来的蛮族,而泰达米尔是外来蛮族的领袖,通过和艾希政治联姻而获得了加入弗雷尔卓德的权利,同时也使弗雷尔卓德达到城邦规模以加入英雄联盟。
  而另一个隐藏信息,就是这支部落的酋长既不是泰达米尔,也不是艾希。这就足够糟糕了。逆命已经猜到了这个拥有如此宏大的村落,并且敢于把弗雷尔卓德的纹章放在城门上的酋长是谁。
  “我看不到这有什么意义。”齐昂讪讪地放下举着马鞭的手,“带着诺克萨斯士兵,却不让诺克萨斯将军知道?你觉得这可能么?”
  “多亏了齐昂将军的‘建议’,酋长才会允许诺克萨斯士兵同行。”塞西莉亚针尖对麦芒地说,“雪地行军,你们的部队只会拖我们的后腿。”
  蛮人中爆发出了一阵叫好声,而萨拉诺尔脸上则一阵红一阵白。齐昂看上去真的生气了。
  “我们是联军!塞西莉亚,我警告你!诺克萨斯向瑟庄妮提供了无私的帮助!”齐昂大声说,“如果瑟庄妮没有对诺克萨斯的行动表示异议,恐怕你一个小小的侍女没有资格说什么!”
  “我是酋长的近侍,齐昂!”既然齐昂不再用敬语,塞西莉亚也不再叫齐昂“将军”,“也许这在文明社会不算什么,但在蛮族,作为和酋长从小一起长大的近侍,我的地位受到整个蛮族的承认!我想,你不是你们的国王最亲信的人吧?那你的职阶可比我要低!”
  齐昂似乎完全噎住了,甚至没有能够对诺克萨斯是由议会统治的而不是国王这件事进行吐槽。

  看着蛮族和诺克萨斯的争吵,逆命终于从齐昂口中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和诺克萨斯联手的蛮族,正是“凛冬之怒”·瑟庄妮所领导的部落。

  塞西莉亚没有再看齐昂,她紧紧地抿起了嘴唇,转身走进了村落大门。安卓米尔和库雷米尔赶紧带着着蛮人三三两两地跟了进去。
  “将军?那个……将军?齐昂将军?”萨拉诺尔犹豫着说,“我们的人……怎么办?”
  “什么?你说什……噢!”齐昂脸上的猪肝色尚未消退,他恨恨地看着塞西莉亚的背影,萨拉诺尔叫了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这……你们在这里暂时待命,我再去找一趟瑟庄妮!”
  瑟庄妮的“要塞”完全不像是一个“要塞”,在逆命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宽大的大厅罢了。但蛮人似乎很为这个“要塞”自豪,当安卓米尔和库雷米尔走进大厅的时候,逆命感到他们的背脊一下挺直了,两人面上都带着骄傲的笑容。哈尔滨看羊羔疯医院哪家强r />  东弗雷尔卓德女王·“凛冬之怒”·瑟庄妮,就坐在大厅中央,动物白骨、圆木和石头图腾构成的王座上。
  瑟庄妮没有穿她在英雄联盟时的那套蛮族装甲,而是穿着一套——出人意料地——典雅严谨的华服:头上的带角头盔变成了镶着琥珀的王冠;覆盖全身的盔甲变成了做工细致的蓝白色长摆收身冠服,看上去是用非弗雷尔卓德产的绢和纱做的;以前从不离手的锤盾如今也不见了,带着及臂手套的手懒懒地撑着脑袋,一缕冰蓝色长发调皮地从指间跑了出来。简而言之,瑟庄妮就像是一个女王。
  她也确实是女王。
  逆命花了很久才适应过来瑟庄妮这套充满了女性气息的打扮,在他看来,瑟庄妮始终是那个骑着巨大野猪王,蛮横地挥舞着武器的假小子。“她始终是艾希的妹妹啊”,逆命忍不住这样想。
  “唔?”瑟庄妮用询问的语气哼了一声,充满英气的剑眉下清澈的眸扫过安卓米尔和库雷米尔,又扫过大厅外气急败坏地正在进来的齐昂,最后定格在逆命和卡萨丁身上。
  “安卓米尔,把这两个人带下去,先关起来。”瑟庄妮突兀却不失沉稳地说,王者风范尽显。只是逆命注意到,瑟庄妮的眼睛若有若无地关注着齐昂。
  “可是……老大……”安卓米尔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塞西莉亚看懂了瑟庄妮的意思,抢先一步应了一声,指挥蛮人推着逆命和卡萨丁从另一个门出去了。就在逆命的脚跟踏出门槛的时候,他听到了齐昂的声音:
  “等一下……我说,刚才我没注意,那两个人我是不是在哪见过?”
  “快走!”塞西莉亚在逆命背后低声催促。逆命哪敢不从?他想象着自己和卡萨丁被诺克萨斯人认出来后的悲惨境遇,一边赶忙加快了脚步。
  “我说,老大到底是什么意思??”大步流星的安卓米尔捅了捅塞西莉亚,不解地问。此时他们拐过了一个弯,脱离了齐昂的视线范围,“我们费心巴力抓着这两个人,老大问都不问?”
  “下个生日我会许愿让你的智商尽快赶上毕加索!”塞西莉亚牙尖嘴利,“酋长的意思很明显,她不想让齐昂认出这两个人——换句话说,酋长认识这两个人。
  气氛一下子改变了。安卓米尔和其他蛮人全部停住了脚步,不约而同地叫了出来:“什么?”
  “鹰神在上,你们这群脑子里都是肌肉的蠢男人能不能小点声!”塞西莉亚不必要地回头看了又看,才气急败坏地小声骂道。
  “老大认识他们——老大认识你们?”安卓米尔一下把目标转向了逆命,“那么说……你们是‘那边’的人?”
  “‘那边’?”逆命奇怪地重复。
  “就是说……你们来自战争学院?你们是和老大并肩作战过的英雄?”
  “呃……”逆命拼命回想自己什么时候为弗雷尔卓德战斗过——好像没有——,一边回应,“是的,恐怕是的。”
  “我的天,你怎么不早说!”安卓米尔一下子亲昵地搂过了逆命的肩,“那可真是你的荣幸!是吧,哥们儿!没有一个蛮人不承认,老大在战场上真是英勇无比!”
  逆命被突如其来的改变弄得有点恍惚,卡萨丁又一次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他怎么了?”塞西莉亚细心地问,“他看上去很不好。”
  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办;“是很不好,他快不行了。”逆命临时决定说实话。
  塞西莉亚似乎早就预料了卡萨丁的状况,逆命话音刚落,她就迅速地发号施令起来:“菲米尔、安卓米尔,你们俩带这位先生去找袛大人,看看她和她的巫医能郑州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不能治好这位先生。”她又指着逆命,“我会带这位先生到我那里,等候酋长的命令。”
  不愧是和瑟庄妮一起长大的女子。逆命在心里赞叹。卡萨丁默默地和逆命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在安卓米尔兄弟俩的搀扶下从另一个方向走了。
  “那么现在,这位先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塞西莉亚有些生硬地说——她好像很不习惯文明社会的礼节。
  “逆命,我叫逆命。”
  “逆命?你叫逆命?是‘逆转命运’的意思吗?”塞西莉亚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是啊,怎么了?”逆命忍不住问,自己的名字很奇怪吗?

  “不……没什么……”塞西莉亚很快恢复了常态,“‘逆命’……这还真是…请吧,逆命先生。”

  塞西莉亚的小屋非常宽敞,逆命私下猜想这是因为她和瑟庄妮的关系很好的缘故。塞西莉亚把逆命摁在椅子上坐好,自己从里面的一个房间里搬出来两个大号的酒桶(可以与古拉加斯的媲美!),哐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桌子腿颤颤巍巍地发出了一阵呻吟。
  “弗雷尔卓德火酒,猎人出去狩猎时都喝这个,”塞西莉亚麻利地打开了酒封,一阵浓郁的酒香四溢出来,勾引着逆命的鼻子,“只要两口,再冷的天你也不怕了。
  “多谢,我想我正需要来上两口。”逆命抱起沉甸甸的酒桶,咕咚咕咚,“美酒美人,夫复何求啊!”
  塞西莉亚很有可能没听明白逆命最后那句文绉绉的调戏,抑或是她专注于喝她那一桶酒,总之她什么都没说。
  弗雷尔卓德火酒果然非同凡响,两口下肚,逆命感到两颊火烧火燎的,连带着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
  “怎么样?”塞西莉亚看着逆命,脸上也飞起两朵红晕。
  “好酒。”逆命颔首,敲着桶壁说。
  “那么……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塞西莉亚笑吟吟地问,但逆命明显地看出了她笑容中隐隐的威胁。
  “呃,说实话,我们是被诺克萨斯人追杀了,”逆命决定这个时候说实话——或说一部分实话,“我们不愿意追随诺克萨斯,因此被他们忌惮。不过幸运的是,这里的诺克萨斯军还不太认得我们。”
  “你的话里有话,逆命先生。”塞西莉亚慢慢把脸靠近逆命,“你是不是在说,我们追随诺克萨斯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出乎塞西莉亚意料的是,逆命严肃地回答道:“不,当然不是。瑟庄妮是你们的酋长,酋长有酋长必须考虑的事情。我相信她有她自己的考虑。作为她的子民,你们只需要像从前那样支持她就够了。相信她不会将你们带入深渊,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着的。”
  塞西莉亚盯着逆命看了三秒钟,然后豪爽地笑了:“你果然非同凡响,逆命先生。袛大人曾经预言过,有一个能够逆转我们命运的人会出现,看来就是你了。”
  “你说的袛大人,究竟是谁啊?”逆命问,“你好像很尊敬他?”
  “是‘她’,逆命先生,”塞西莉亚打了一个小小的酒嗝,晃着食指纠正,“袛大人是东弗雷尔卓德最伟大、最睿智的先知之一,她的预言从未落空过。”
  “有所耳闻,”逆命点了点头,“听说瑟庄妮出生的时候,有人为她做出了一个预言,说她——”
  “——说她‘将成为分裂的弗雷尔卓德的统一者与领导者’,是的,这是袛大人做的预言。”塞西莉亚接下逆命的话茬说,意犹未尽地又喝了一口酒,“从未落空过。”塞西莉亚最后找补了一句,以示强调。
  “瑟庄妮认为现在是实现预言的机会吗?”逆命追问,“她利用诺克萨斯,以达到统一弗雷尔卓德的目的?”
  “……大概是吧。”面对逆命,塞西莉亚反倒显得不那么确定。她低下了头,注视着怀中的酒桶,眼神却是飘忽不定的,“我们一直不同意酋长答应诺克萨斯的结盟请求……但……也许就像你说的,酋长有她自己的考虑。”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可以为你做一些分析——旁观者清,你明白的。”逆命用手越过桌子拍了拍塞西莉亚的肩,“我和我的朋友卡萨丁被抓的时候,安卓米尔说你们是在追人,那个人究竟是谁?”
  “我不知道——没人知道,除了酋长和齐昂。”塞西莉亚说,“我们只知道目标是一个穿着蓝色法师袍的德玛西亚金发女法师,这种人在这里可不常见。”
  “‘蓝色法师袍的德玛西亚金发女法师’?”逆命喃喃重复,“难道是——”

  “——是她。”门外一个冷淡的声音说。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丢魂失魄网 | 深圳沙县小吃转让 | 民国青花瓷 | 洛克王国换技能 | 中兴视频播放器 | 倚天网页游戏 | 申鑫老板徐国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