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深圳沙县小吃转让 >> 正文

幕黎下 11

日期:2019-10-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幕黎下 11

第二十章:末日人机,偷塔才是王道!

徐樱子的技术其实还算不错,额,我说的是英雄联盟的技术,不是那什么 ,想多了的童鞋请去自觉面壁。

按照徐帆的话来说,徐洛凯可以带,但是带她妹,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曾经和徐樱子打过匹配的徐帆是有着非常痛苦的回忆,因为啊,有了徐樱子,简直就是四打六的节奏啊!不过也是翻盘了,因为许昌武也在,倒也不是说许昌武实力逆天,而是他发了一句话让全部人看见。

“你们男的玩游戏真厉害!萌萌哒~”

你们男的!你们男的!节操在何方?

然后队友居然有着神奇的操作,神奇的翻盘了!对此,徐帆甚是无语,同时也充分的证明了玩这个游戏的几乎都是宅男,还有一部分的是阳光宅男。但,这些宅男们,就算是逆风中,只要你是妹子!而且说出来,阿宅们就可以瞬间变身化作大神带领你们走向胜利,因为,这一切都是妹子们本身的功劳!简称————妹子的诱惑!阿宅门可以为了妹子而发挥自己的斗志!

徐帆回头对徐樱子说道:“你们两个是要和我跟仓鼠一块打?”

“就是如此!”徐洛凯抢着回答。

“额••••••仓鼠,你怎么看?”徐帆问道。

许昌武一甩头发,说道:“其实我们可以打人机的,没必要导致如此麻烦的啊,对不对?再说了,妹子而已,哄一下,等等你带她们去玩不久好了吗?买东西都是女人的最爱啦。”

“楠嘚哦,可是,为什么有是我要去花钱?”

“舍不得毛爷爷套不住妹啊。”

徐帆道:“这和毛爷爷有哥半毛钱关系?再说了我又不是妹控!”

“这好办,你泡徐洛凯,我泡徐樱子。”

“你敢!”

“你看,果断妹控吧!而且还控姐!”

徐帆也不多说废话了,和许昌武吵架,根本吵不过。没多久,徐洛凯发来了邀请,邀请他们一块打人机 ,可是他们没有发现是噩梦级别人机,第三星!

等进入时徐帆才发现不对劲,道:“这怎么可以看见对面角色,樱子还没有三十级吧?”

徐洛凯掩着嘴巴,发出咯咯的笑声,道:” 这可是噩梦人机哦。“

”。。。。。。'

"怎么不说话了?“徐洛凯温柔道。

徐帆小声嘀咕道:”因为无话可说了嘛!“

然后得知是徐樱子的主意徐帆就不敢嘀咕了,毕竟女孩子都是这样的,而且徐樱子古灵精怪并且特别的傲娇,如果和她说:” 樱子,表酱紫,你是坑啊!“然后呢,徐帆就会被徐樱子’温柔的'教训一顿,并且不会保证徐樱子会不会让她的手下们上来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甚至会有一些同性恋变态将他给干了,这可就是因为嘴贱而做出的事情咯。而且,这里可是徐樱子•徐洛凯她们的家啊,要是徐帆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难免会被这些道势力拖出去喂鱼。

还没等徐帆抱怨,徐樱子可是屁颠屁颠的走过来了。

徐樱子道:”小仆人,你感觉如何,让本女王带领你们走向胜利之路!“

而在一旁 喝咖啡的许昌武差点喷出来,就你这实力,上次打人机简单都被杀了二十几次,你也好意思说出这句话?羞不羞啊?

”你这是什么眼神?“徐樱子说道,很明显是发现了许昌武的鄙视眼神射线,随机又道:”莫非你是想被 我的手下给肛了?我们虽然是黑势力,但也不反对有同性恋的,反而还有些提倡呢,所以啊,我膜下也是有不少的‘好伙伴’,你想试一下不成?“

额••••••••••••••“许昌武听到一身冷汗出现,直接起鸡皮疙瘩。”大人我错了。

哦,你为什么错了?“徐樱子笑道。

大人要干什么都是正确的。

好吧,我原谅你了。“徐樱子道。

而徐帆在一旁感到一阵后怕,这姑娘,贼彪悍了啊!还有,许昌武你不要这么没骨气啊,不要像恶势力低头啊!结果招到许昌武的鄙视,一阵眼神传播,意思是:有本事你来啊!

徐樱子也是看了过来,道:”徐帆啊徐帆,我是不会让其他人欺负你的

”唉,真的假的?“徐帆开心道,这样的话就不用害怕惹徐樱子这个姑奶奶生气是时被她手下给肛了。

徐樱子满意道:”你只能被我欺负。“

我擦,还有后话啊,被你欺负肯定是生不如死,还不如被其他人欺负呢!

这时徐洛凯也从电脑前起身,走到徐帆徐樱子身旁,起初徐帆还以为徐洛凯是过了来提他说好话的,结果大出意外 。徐洛凯道:”妹妹你怎么能怎么欺负徐帆小君呢?要欺负的话,还要有我的份。”

“对的,还有姐姐呢!”

我擦,表酱紫拉,虽然是姐妹花不错,身材也没得说,可是你们不能这样子啊,其他人不了解我还不了解吗?两个人生气时,一个腹黑一个笑里藏刀,平时也不收敛,一个古灵精怪,一个深藏不漏,郁闷啊,老天,你为什么这么狠啊!

而许昌武在一旁偷笑••••••••••••••••

噩梦人机,全称为末日人机,一共分为三个难度,一个比一个难,一个比一个变态,一个比一个更加丧心病狂!除非你的队伍里都是大神级别的人,否则,偷塔才是王道!

这盘,许昌武选择了德班总管赵信,这是一个凶猛的男人,这是一个提着长枪的男人,这是一个喜欢从背后突袭爆其他人身后的男人,这也是一个不知道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的男人,关于他的传闻实在是太多太多。喜欢赵信的人都被他的凶猛而折服,可是徐帆听说,喜欢玩赵信的人一般都要很大机会是喜欢男人的••••••••••••

许昌武打野,上路的人选择了大盖伦,中路是徐洛凯大姐辛德拉,ADC却交给了徐帆这个已经很久不打的家伙,而辅助是徐樱子,徐樱子选择了一个星妈 ,为了配合徐樱子这个半吊子,徐帆选择了一个卢锡安。

重做后的卢锡安一开始有人喷,可是但大伙发现他的强处之后反而更加火热了,不过在全部ADC中,老鼠是最惨的,为什么呢?老鼠只是改造了一个外形,结果就惨遭毒手,你说呢?

为了适应末日人机的偷塔打发,徐帆直接买了一个水晶瓶,余下的买一篮一红,剩下的也买不了什么东西了。然后和徐樱子好买什么出什么,然后徐樱子干脆买了一个上古钱币,其余的都是蓝瓶的,然后若无其事的点了加血的W,徐帆问她,你买这么多蓝瓶闹哪样啊,末日人机分分钟打爆你,没有血瓶你怎么办?

结果徐樱子的回答非常令人惊讶,她道:“电视上不是有一个广告说蓝瓶的好喝吗?”

“樱子,那是广告,再说了,就算好喝你也没有感觉啊?‘

”等等我就去把电视炸了!“

”住手啊,电视和你有什么仇啊?“

”因为•••••••••••因为••••••••“徐樱子红着脸,没法反驳,一头扎进徐帆怀里。

徐帆倒也是不说什么。

人机开始!噩梦,来袭!

徐帆玩ADC就一个字——怂!现在带上徐樱子——更怂!

因为徐帆我玩ADC就是怕被干掉,这样就会被拖发育,而噩梦人机更加的厉害, 根本不需要走位,疯狂甩技能就好,而且不耗蓝,CD又短,技能范围夸张,等于二十四小时都开着无限火力一样,这怎么打?

和徐帆对线的是伊泽瑞尔和小法师,伊泽瑞尔疯狂的Q几乎每一次都击中徐帆,药根本停不下来!

卢锡安一发Q射穿伊泽瑞尔 ,随即被动的双枪发射,打掉了他三分之一的生命值,然后一个提着菊花枪的男人冲了下来,冲击,狂桶!卢锡安前冲,狂射!而EZ要跑,当要跳走时,赵信的击飞启动直接打断!

第一滴血!


第二十一章:我们将是你们的噩梦

一个提着上古神秘遗器白袍黑人正在被一个身作蓝色铠甲的黄毛小青年追杀。

三团蓝白色的光波从伊泽瑞尔的手心中喷出,但每一次都与卢锡安擦肩而过,就算如此,卢锡安也是要死了。为了救下辅助索拉卡,现在就要被单杀了,不过徐帆倒也没什么,输了大不了就是在人机历史上添加上一个鲜红的失败罢了。

小黄毛眼看大老黑要跑了,直接一个法术跃进,八片雪白的飞刃眼看就要发出,这时,一个身穿黄金甲的男子快步走来,一个瞬间滑步到达伊泽瑞尔身旁。

手中的长枪一抹银光闪烁,围着赵信身旁转了一圈,直接将蓄力的小黄毛给打断。一记回马枪,以迅速的连续刺出两枪,然后用力一挑,随即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劈下。

卢锡安持着双枪,一个滑步到安全区域,连续的两发白色的子弹喷发,随即向遗器灌输能量,一束雪白的光线以迅速之势爆发,可惜,伊泽瑞尔化为一束光团跳开。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赵信吼道,身经百战的经验让他的眼神特别有寒气。

刀如虎,枪如龙,后腿一登,瞬间到达小黄毛身旁,长枪举过头顶,重重的劈下,如有开山之势!长枪划过,取敌将首级。

徐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仓鼠,还好你支援快,不然我就要跪了。”

“什么!你要跪给许昌武?”徐樱子惊讶道,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是这个意思啦,你理解错了。”徐帆解释道。

武汉治癫痫病的公立医院ht:1.75em;text-indent:2em;">“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徐樱子开口道,说完离开电脑旁,将耳机重重的砸下,快步的走出房间。

“等等啊。”徐帆道:“凯哥,仓鼠,你们两个可以守住吧?”

徐落凯到是示意让徐帆快点跟上,而许昌武倒是中二的说了一句赵信的台词。

“即使敌重我寡,末将也能从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

徐帆淡淡的笑了,虽然这些朋友在很多时候不靠谱,但,不靠谱时,真的很少,更多的都是有着同样的内心,都是那么温柔。

徐落凯使劲的推向徐帆,道:“快去吧,笨蛋!”

对此徐帆也不好说。

徐樱子和徐落凯住的别墅十分大,走遍了整个地方,终于,发现徐樱子跑进了房间里面。

“徐帆那个笨蛋,我有哪里不好?居然喜欢男人,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徐樱子道,不知不觉中,眼泪悄悄的划过脸庞,这种娇娇欲滴的样子,就如同小时候所爱慕的公主一样。

当然,这些都被徐帆给听到了。

清一下嗓子,开口道:“请问是那个笨蛋惹哭了我们的小公主?”

徐樱子听到,顿时一惊,随即小鹿乱跳一般,脸一下子却红了起来,眼泪还挂在脸上,就如同一个挂着清晨水珠的红苹果,熟透了。

“那么,樱子大人,我就进来了哦。”徐帆轻声道。

随即推开了房间门,粉红色的装饰铺满了整个房间。一张超大的公主床,陪伴着的是许多的小熊玩偶,看得出平时高傲的徐樱子在一个人的时候是非常孤单的。

“笨蛋,谁允许你进来的!”徐樱子怒斥道,其实内心是有些开心的,同时内心还有些坎坷的,毕竟这是让一个男人进来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而且还是第一次。

徐帆缓步走来,坐在徐樱子身旁,温柔道:“樱子,怎么生气了?”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徐樱子拾起身边的枕头使劲的砸着徐帆,砸着砸着就停手了,毕竟她心痛,慢慢的,泪流两行。

徐帆拭擦着樱子的眼泪,一开始徐樱子还有些不适,后来也就任徐帆了。

“怎么哭了?”

“你…

听完徐帆险些笑出来,贴在徐樱子身旁,轻声道:“有你们这么多美女在,我怎么会走上这种不归路呢?对不对,小樱子?”说完,舌尖轻轻的点在樱子的耳尖。

徐樱子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羞涩的扭了几下娇躯,道:“笨蛋……你干嘛……”

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治癫痫专业吗2em;">“嘿嘿,走吧小公主,不要这么容易生气嘛。”

“可是……我担心你啊。”樱子在内心道,这些话她可不敢说出来。

徐樱子一怒,一脚踹向徐帆,结果角度不好,从床上摔下来,紫色的睡衣直接的被床角划漏下几颗扣子,露出了一片春光,两个小白兔半遮半掩,十分诱人。

“没事吧樱子!”徐帆立马从床上跳下,抱起徐樱子,眼睛还是不自禁的瞄向不该看的地方,但还是强行忍着了。

徐樱子也知道状态不好,立马坐起来,扣好扣子,其他的直接用手臂遮住,随即空出一生只手掐住徐帆的脸,道:“笨蛋,你个色鬼!”

“额……不好意思,那个,你没事吧?”徐帆温柔问道,虽然脸被徐樱子掐着,但是他知道她并没有用力。

癫痫不发作了还需要忌口吗t-indent:2em;">“好像脚扭了……”樱子扭捏道。

徐帆轻轻的摸着樱子的脑袋,闹得樱子十分脸红,随即公主抱抱着徐樱子放在床上。

“你……你干嘛,我……我们••••还没成年呢!”徐樱子扭捏道,虽然徐樱子非常喜欢徐帆,但是还觉得不是时候。

徐帆轻轻抓着樱子的脚腕,扭了扭,道:“看来扭了啊,你这妮子,太不小心了吧?”

徐帆抬起右手臂放在徐樱子面前。

“你干嘛啊?”徐樱子问道。

徐帆轻轻一笑,道:“等等我帮你接骨,可能会有些疼,所以让你咬着。”

“笨蛋笨蛋笨蛋,你真的是一个笨蛋啊,笨蛋……”徐樱子抱着徐帆的右手臂,说着说着就留下眼泪。

“怎么又哭了?”

“没关系的。”徐樱子温柔道,一时间让徐帆失神。

樱桃小嘴贴在清秀少年的右手臂上,徐帆的左手极速甩动,一声咔,骨骼正位,但是徐樱子娇躯颤抖几下,发出一个充满诱惑性的声音,可

徐帆内心一暖,这妮子,其实还是非常温柔的嘛。徐帆原本想收回手臂,但是却被抱的紧紧的,轻轻一笑,反手给徐樱子一个拥抱。

就算如此,还是没有咬下,毕竟害怕徐帆疼。

“徐帆,谢谢你,你真是一个笨蛋,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徐樱子开口道,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妈妈,你说得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会因为他而哭,无论是伤心还是开心,谢谢你,妈妈。”徐樱子在内心轻声道。

中午的阳光明媚而灿烂,从巨大的窗口中反射,照射在徐樱子未抹去的泪珠上,反映了一个绝色仙子下凡伴,如同牛郎织女。

神仙都会算,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凡人在什么时候出现呢?或者说织女下凡就是为了牛郎这个憨厚的情郎。

花开了会谢,树长了会枯,人长了会老逐渐死去,但是,可以用长长一生干许多事情。花儿在最灿烂的一季凋谢,树儿化为绿意婆娑,而人,因人而定,也许,因为爱情吧?

在召唤师峡谷里,三路塔,只有中路还剩下一座外塔。一个提着长枪的男子坐在塔下,嘴角流露着鲜血,长发披散,围着他的有三个人。

一个是卡尔萨斯,一个是婕拉,一个是洗剪吹小黄毛。

手中的长枪快要被折成两半,而徐落凯因为一次失误而死亡,现在还没有复活,上单的盖伦一个人在上路抵挡着炸弹人和小法师的攻击,盖伦死了五次,现在包括鞋子一共有四件准备,艰难的抵挡着敌军,盖伦和赵信都有一个目的,就是等待辛德拉的复活!

“人在塔在!”盖伦大吼道,身上的伤势透过银色的铠甲,染红一片,这就是战场,这就是德玛西亚的军人!

赵信眼色阴沉的吓人,鲜血凝固在发丝上,用长枪支持着身体,顿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轻轻一笑,长枪抬起,道:“你们,还不退下?”

“???”

赵信自嘲的笑了笑,他忘记了这些是电脑啊!怎么会沟通的到?

瞬间,三道白色的光团喷射,赵信一个钟摆走位躲开,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枚炸弹从天而降,落在地上瞬间分身为六个,而赵信还想走开,可惜走到哪,脚底就在哪儿出现一朵朵幽灵花朵的种子。

无畏冲锋!

一个突进在炸弹人身旁,攻速增加,古老的长枪举起,

一刺!一撇!一挑!

三重爪击!

长枪重重劈下,险些要断开,而地板粉碎一片,形成飞沙走石!一步上前,一个大招打回炸弹人,借防御塔之手来洗清他的罪孽!

借刀杀人!

伊泽瑞尔一怒,八片雪白的光晕凝聚起来,而婕拉也是丢下了一颗种子,迅速发芽,成为一个巨大的藤条。

赵信苦笑,因为他被婕拉的荆棘困住了,在劫难逃啊!

“即使敌众我寡,末将也能取敌将首级!来去自如!”赵信呐喊道!一腔热血!

赵信看着现在的处境自嘲的笑了,道:“狗屁来去自如!”

一颗暗黑的光球凝聚在婕拉的脚下,然后一根黑丝捆绑起法球击向伊泽瑞尔,一道紫色的光晕以伞形态发出,光球直接击晕打断他,而婕拉疯狂的撒下种子。

“赵信快跑!”辛德拉喊道。

赵信身旁有许多的种子,一接触婕拉直接化为一条条的食人花,喷发出一颗颗的尖刺!

好不容易挣脱出荆棘却还是没能逃出魔抓!

赵信苦笑,好不甘心啊!

就在赵信生命垂危时,一道金色光芒从天而降!瞬间生命值就增加了一大半!

“索拉卡!”赵信呐喊道。

而金光过后,虽然救了赵信,可是周围的食人花没有解决,赵信迟早也是要被干掉的。

白色的银光闪烁,一发接着一发,一片横扫,所到之处皆为死寂!

身影瞬间划过。

开枪!激光!开枪,圣光银弹!

“辛苦了,仓鼠,凯哥!”徐帆道。

赵信激动道:“德玛西亚!”

盖伦也大喊道:“德玛西亚!”

辛德拉则在战区充分的表现了她女王的气息。

卢锡安拭擦圣枪,微微一笑,向天开枪,怒吼道:“噩梦?现在我们开始反击!我们将是你们的噩梦!”

武汉哪家医院冶癫痫好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丢魂失魄网 | 深圳沙县小吃转让 | 民国青花瓷 | 洛克王国换技能 | 中兴视频播放器 | 倚天网页游戏 | 申鑫老板徐国良